解码村级扶贫专岗的乐陵探索

在西段乡双李村,专岗人员和被帮扶对象进行人岗互选
在社区卫生室,专岗人员(右)为前来就医的群众提供服务


  7月5日,乐陵市西段乡西崔村,58岁的村民李书章来到本村贫困户张本义家中,为他带来一兜蔬菜。两人都是贫困户,李书章患有软骨病后遗症,干不了重活儿、种不了地;张本义今年80岁,子女患病不在身边,生活不能自理。
  从2017年6月开始,李书章走上乐陵市村级扶贫专岗,以贫“服”贫,照顾村里3户失去劳动能力的贫困户,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服务,每月能领到372元的工资。
  以贫“服”贫的背后是乐陵在全国率先推出的村级扶贫专岗。“近年来,乐陵创新扶贫模式,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设立扶贫专岗,聘请弱劳动力的贫困人员,就近帮扶老弱病残等特困人员,同步破解了脱贫与解困两大难题,探索出一条就业扶贫与居家养老互促共进的新路子。 ”乐陵市委书记樊廷雷说。
  乐陵的这一做法有何特征?成效如何?近日,记者实地探访,解码村级扶贫专岗的乐陵探索。
岗位托底劳动脱贫
  乐陵市是典型的农业大市(县),也是脱贫任务较重的一个县市。据统计,至2017年年初,全市仍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万人,其中,因老因病因残造成失能半失能的贫困人口占85%,最需帮扶解困的贫困人口占20%。“乐陵属于京津冀协同发展覆盖的区域,但凡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基本上都能通过就业实现脱贫。而在剩余未脱贫的人中,大部分是弱劳动力或失能半失能人群。 ”乐陵市扶贫办副主任王玉强称,通过专题调研发现,脱贫与解困两大难题在乐陵较为突出。比如,因为年龄、体力、受家庭拖累较重等原因,一部分贫困户出不了门、进不了厂、干不了重活。还有部分贫困户因病因残丧失劳动能力,基本生活难以自理。
  这一现实倒逼当地政府探索推出同时有益于两个特困群体的扶贫新模式——“找到最合适的人,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
  2017年3月,乐陵市扶贫办、人社、财政、民政等部门经过多次对接,创新性地将公益岗位政策与扶贫工作结合起来,联合研究制定了《乐陵市开发公益性岗位安置贫困人员实施方案》,依托邻里关系,提出建立公益扶贫岗位的办法。但随着工作的推进,也暴露出一些新问题:从上岗人员方面,岗位受到了劳动年龄(18岁-60岁)、聘用时限(3年)、工资标准等政策制约,服务内容也不细致;从被帮扶对象方面,存在人员覆盖面窄、服务标准不具体的问题;从资金投入方面,渠道较为单一,缺乏社会参与性和投入的可持续性。
  对此,乐陵再次进行政策创新,制定出台了《关于规范推进扶贫专岗工作的实施意见》。“从公岗扶贫到村级扶贫专岗的转变,进一步明确了专岗的标准:什么人上岗,什么人被帮扶,资金从哪来,工资怎么发。 ”王玉强说,这个专岗是乐陵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为弱劳动力人员开发设置的,主要服务于老弱病残特困群体,涵盖养老护理员、社区卫生室护工和四点半学校助教三大类岗位。“政府买单,被帮扶者享受免费服务,专岗人员通过服务获取报酬。通常情况下,一名专岗人员可帮扶3名特困人员,每天服务时长不少于1小时,按德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一年可获得5000元左右的收入。 ”王玉强说。
“量体裁衣”按需服务
  政策好,但能否落实好?贫困户感受如何?从以下案例中或许能窥知一二。
  7月5日上午10时许,在杨安镇崔刘社区卫生室,64岁的护工刘冬同和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打扫卫生、整理桌椅、扶打吊瓶的老人上厕所……
  刘冬同是崔刘社区小刘村人,妻子患有精神障碍,一双儿女还在读书。此前,刘冬同依靠种植4亩地和打小工,年收入5000余元。但患上腰间盘突出后,干不了重活,收入寥寥,一家4口的生计就困难了。 2016年初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开始享受低保。
  在家闲了近两年,刘冬同日渐消沉。 2018年3月,杨安镇扶贫工作站站长刘苹找到他。“给你介绍个活干不干?”“想干,就怕干不了。”“试试看吧。 ”这份工作,就是在他所在的社区卫生室做公益护工,主要在就诊高峰期,自行选择不少于1小时的服务时间,帮医生打打下手、打扫卫生,并不复杂繁重。经过1周的岗前培训,刘冬同正式上岗。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补贴372元,直接打到卡上。再加上贫困户分红、低保和打零工,年收入万余元,生活有了保障。最重要的是,干活比闲着光荣。“靠着手艺活儿,赚得辛苦钱,别人看得起,自个儿心里也踏实。 ”刘冬同说。
  和刘冬同受益于集中式帮扶模式不同,铁营镇小寨村的贫困户王绍升受益于分散式帮扶模式。68岁的王绍升右臂残疾,无儿无女,老伴患有多种慢性病,需要常年吃药。 2017年6月,王绍升被聘为村里的养老护理员,他的工作就是“承包”本村的3名贫困户,为他们提供日常照料、日用品代购等服务。一方面,王绍升每月可获得稳定的收入,另一方面被服务对象——这3名贫困户也因此有了固定照应。“相互鼓劲儿,日子更有奔头了!”王绍升说。
  事实上,专岗人员和被帮扶对象都住在同一个村,乡里乡亲的比较熟悉,所以,村级扶贫专岗的工作又有点像邻里之间的相互帮忙。目前,村级扶贫专岗的帮扶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依托养老院、敬老院、卫生院、四点半学校开展的集中式帮扶,另一种是专岗人员到被帮扶对象家中开展的分散式帮扶。集中式帮扶大概只占10%,绝大部分为分散式帮扶,因为农村老人大多愿意在家养老。“在实际帮扶中,失能半失能人员普遍存在基本生活难以自理、日常生活缺乏照料、平时无人交流等困难,需要特别帮扶。 ”王玉强说,针对特困人员的需求,还量身定制了专岗人员的服务内容,涉及生活照料、医疗保健、精神慰藉、代买代办、安全守护、信息传达6个方面,可谓无微不至。
人岗互选精准结对
  除了公益性和参与人员的特定性外,乐陵推行的扶贫专岗还具有其他不同于普通就业岗位的特征。比如,专岗人员和被帮扶对象必须是自愿被帮和自愿参与,且需要通过双向互选完成结对。
  7月11日,在西段乡双李村,一场特殊的就业双选会正在进行,找工作的是村里有劳动意愿但劳动能力较弱的贫困户,提供岗位的则是村里一些需要帮扶的贫困户。“我今年66岁,虽然上了岁数,但还能干点儿力所能及的活,能买买菜、扫扫院子……”现场进行自我推介的是专岗人员赵长贵。“长贵距离我家也就50多米,以前他就老来家里帮我,以后还是让长贵帮我,行吧?”赵长贵刚推介完,帮扶对象赵振星就站起来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在征得双方同意后,两人当场完成服务对接。“所谓互选,就是双方可以选择自己认可的对象或人员,提供服务或接受服务。 ”王玉强介绍,为搭建岗位精准对接平台,乐陵坚持按需设岗、以岗定员、岗需互选,创新性地推出贫困户互选公岗模式。即由符合条件的贫困户自由报名,进行村级公示后,召集所有贫困户对报名人员进行民主投票,根据得票多少确定最终公岗人员。最后,由上岗人员、被帮扶贫困户进行互选,被帮扶贫困户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选择心仪的公岗人员,公岗人员也可以根据被帮扶贫困户的距离远近进行反选。
  此外,为保证服务质量,还出台了专门的考核办法,由乡镇包村干部和第一书记每月进村入户考核。考核内容涉及专岗人员的服务内容、到岗时间、被服务对象满意度等,并对这些考核内容进行综合打分。满分是10分,低于8分的,重新培训上岗;连续两个月低于7分的,直接辞退。
  在深入总结乐陵经验的基础上,山东形成了《精准扶贫村级扶贫专岗》地方标准。目前,乐陵已投入村级扶贫专岗资金545万元,开发专岗519个,帮扶贫困户1394户、2146人,真正实现“脱贫不离家、岗位送上门,养老不离家、服务送上门”,带来“照料一个人,解放一群人,致富一家人”的连锁效应。
  “乐陵每年用不到200万元的钱,就能让400多人脱贫,1800多人解困,属于典型的花小钱办大事。 ”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司长海波在对乐陵这一扶贫模式调研后认为,为勤劳朴实、有一定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开发公益岗位,变简单的分钱分物向探索奖补、以工代赈等方式转变,让他们就近靠劳动实现有尊严地稳定脱贫,被帮扶对象生活品质有效提升,达到了脱贫与解困有效结合、“扶贫”“扶志”“服贫”的多赢效果。

极速快3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极速快3”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极速快3,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极速快3”。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极速快3)”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