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压枝已初凉

宋瑞芳

八月,眼瞅着立秋。盛夏的果实,在这个季节里要属桃子了。桃子压枝便有了夏初凉的感觉。那挂满夏之韵味的果子将要熟透。

我们走着走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枚叶子,飘坠在眼前。就像逃情的人儿,迷失了方向。

蝉还在深浅吟唱着,远处也是蛙声一片,此刻窗外下起雨,雨声敲打着世界盖过了蝉鸣蛙声。

掩卷而思,目光放到了桌上的一盘桃子上。这是昨儿晨跑回来,顺带路边买回来的。卖桃的是一位老农,地面上摊着各种桃,有蟠桃、黄桃,还有大红桃,我各种桃子买了几个。回到家,洗干净便放到餐桌上,即便不吃,也饱了眼福。说起饱眼福,想起自题画桃子图:“三月开花,五月成熟,入画入画,饱我眼福”。这是一种永远定格在画面的眼福。

我眼前的这一盘桃子,既能饱了眼福,也能饱了口福。拿起一个蟠桃吃,脑海里居然出现儿时看的电视剧,王母娘娘吃蟠桃的画面。一时间也冒出一个小念头,原来蟠桃是富贵桃。蟠桃之所以成为贡品,它的口感确实好吃,色泽鲜黄,形状如微缩的南瓜,咬一口,甜掉牙,汁多、肉多、核小,甚是好吃。

一口桃吃下去,仿佛吃下去要逝去的光阴,也吃着夏之味道,夏之韵。吃着桃,想起好日子,也回忆起旧时光。

旧时光里没有旧贵,儿时的我,是吃不到这样的桃的。我吃的是一种小小的桃子,它比苦桃大,比大桃小,有鸡蛋那么大,桃树是自家小院种的。那时候,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种各种果树,素日里,也无人打理,任意长,桃子孬好无人问津,熟了就熟了,大人孩子随便摘着吃。也不洗,衣袖一擦,或者用手搓搓毛,便也吃得津津有味。

即便如此,桃子从青涩开始,馋得我也时不时摘一个吃。此时想想,光阴真的不休息,我也不休息,一晃光阴似箭,我也人到中年。

此时吃桃,不如说吃光阴,光阴赋予我们盛夏的果实。

儿时,远处有南山,南山上也有桃树压枝。此时,离开村庄,远处是楼连楼。唯一相同的是,帘幕初凉七月深了。

极速快3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极速快3”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极速快3,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极速快3”。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极速快3)”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