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道梨花

迟 磊

天气艰难的变暖了,姗姗来迟的春天终于还是慢慢的来到身边了,前几天就听说梨花开了,想想自己似乎已经有好几年没去老家看过梨花了,于是就想周末去森林公园看看。

星期天的一大早,迎着明媚的春光,只需一辆单车和一颗思乡的心就足够了,其他都是多余的累赘,都是可有可无的。记得以前朋友写了句诗:“很想和你去远方,带上简单的行囊,和两颗心互动的坚强。”被我看后改成了:“很想和你去远方,无需任何的行囊,只要两颗心互动的坚强。”并且笑称这就是他和我传说中的差距。其实仔细想来,生在红尘之中的我们尽管离不开物质方面的需求,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对物质的欲望太过于强烈了,远远超出了我们自身的需要,反而迷惘了“大道至简”的道理,所以那天还和朋友笑谈:“你复杂了,世界就复杂;你简单了,世界就简单。 ”

森林公园路两旁的柳树都吐出来一片新绿,朝阳透过树梢暖暖地照在脸上,再也不是春寒料峭的感觉,而是吹面不寒的久违。金色的阳光和着杨柳的新绿倒映在春水的碧波里,明亮着,跳动着,像极了徐志摩的诗意:“那河畔的金柳,是黄昏里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那金色的阳光拥在身上柔柔的、痒痒的,像母亲温暖的抚摸,像情人倾情的拥抱······

归心似箭,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还真是转眼就到,久违了的梨园如梦似幻一般呈现在我的眼前,一片片花团锦簇、一树树玉树琼枝、一团团粉堆玉砌,假如不是因为脚下还踩着滚滚红尘,真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仙境。有什么理由不走进这个白色的童话世界呢?那是怎样的一种白呢?白的晶莹剔透、白的不染尘渍、白的超凡脱俗、白的绝世而立,白的让人自感形秽,白的让人触目惊心,白的让人忘了世界上还有其他的颜色、忘了今夕何夕,白的让人忘了自己的存在而引领你去感受生命的另一种境界。白的让我想起了一段妙语:白,到了极致就是空白,它仿佛不再是一种色彩,不再是一种实体的存在,而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种心境,一种阅尽繁华之后生命终极的领悟。白,是看不见的,只能是一种领悟。

梨花依旧,故园是否依旧?

因为来的早的原因,梨园里的游人不多,信步来到一条横亘在梨园中间几近废弃的小路旁,怎么老是觉得似曾相识呢?寻了一个正在修剪梨树的农人果然这就是那条小时候从故乡到姥姥家的必经之路,这片梨园恰好隔在老家和姥姥家之间,小时候曾经无数次的从这条当时感觉并不“小”的路上经过,这条路载着我的足迹从小到大,见证了我成长的历程和故乡的变迁,信步沿着这条“老路”不觉走到了梨园的尽头,远远的已经能看到故乡袅袅的炊烟了。故乡就在眼前了,而家却不在这里了!

成年以后,忙于在滚滚红尘之中辗转反侧,疲于在人间烟火中安身立命,乐于在功名利禄之间上下求索,故乡回的越来越少了,一年难得一次两次甚或更少,对她的印象渐渐淡薄成了一处老屋、几座荒冢和对童年的回忆。年过不惑了,不觉思乡的情绪必以前重了很多,平添了几分莫名的乡愁,总是会找个这样那样的理由回去看看,尽管每次都来去匆匆。定居城市以后,其实故乡也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了,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几十公里的路程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遥远,但是对故乡总有一种有家难回的感觉,乡愁也似乎成了一种奢侈,年龄越来越大就越是感觉乡愁这种情感的珍贵,因为故乡尘封着已经过去的无法改变的历史,承载着自己儿时的美好回忆,记录着我们成长的年轮,无论她是昨天的贫瘠还是今天的富裕。还因为她好像不仅是我们生命的起始点还是我们的终结点,生命这个或大或小的圆从她这里开始还会在她这里结束。无论这个过程或长或短,也无论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荣华富贵还是不名一文,她都会给我们同样的包容,让我们一样的来,一样的走,不同的是我们自己走出的这个过程,就像梨花其实年年都相似,但岁岁不同的却是我们自己。

我似乎突然懂了,故乡的梨花、梨花的白其实是引导我对乡愁的领悟:此心安处是吾乡。

极速快3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极速快3”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极速快3,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极速快3”。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极速快3)”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