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满树夏已深

□陈启忠

夕阳西下,土坯房屋顶上升起袅袅炊烟,大人们拖着长音叫着各自家孩子的乳名,夹着鸡鸭归圈的欢叫声……都是游子记忆里抹不去的永恒,停留在记忆中的,还有儿时相互追逐的玩伴,在光滑的打麦场上玩老鹰捉小鸡,在村后的小树林里玩捉迷藏,傍晚,夜空中飞来飞去蝙蝠,这一切封存在故乡的记忆里。

最忆夏夜,人们三五成群,找个稍微敞亮的地点,摇着蒲扇,拉着闲呱,打发夜间的闷热。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捉蝉就成了夏夜里的消遣娱乐,一到晚上,约上几个伙伴,拿着手电筒,在棵棵浓茂的树下、低矮丛生的荆棘间搜寻。晚八时左右,蝉还没有蜕变,身着坚硬的铠甲,在满是皱纹的树皮上,或树枝上爬行。尽管它周身是土黄的颜色,但是它那缓慢笨拙蠕动着的样子,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而且一旦被发现,它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捉蝉的乐趣当然很多。可以体验当侦探的心情,现场抓住“偷渡”的“猎物”;可以在有月亮的夜晚,享受优美的夜景,站在高处,望着一望无垠的玉米地,倾听植物生长的声音。最实惠的是,有了收获以后,蝉成了难得的美味。

成年婚后,我也有过捉蝉的经历。那是一个雨后的黄昏,到处一片潮湿,许多人偎在家里看电视,我领着儿子,约上好友夫妇,向田野的树林走去,地面湿滑,我们一路歪斜地走着,说笑着。田野很静,除了我们,再也没有来捉蝉的人了,我似乎一下子年轻了许多,重新回到了往昔的童年时光。好友眼尖,率先发现了一只藏身树干的蝉,我自告奋勇,双手抱住树干,三下两下上了树,探囊取物般轻松地将蝉捉了下来。有了第一个,不愁第二个。“快看,有个倒挂金钩的! ”好友那边传来喜讯,顺着手电筒的光亮,但见下垂的树叶尖端,倒挂着一个白嫩嫩的肉团。儿子将准备好的伞打开,倒提着,像一个大兜子,用木棍敲一下幼蝉,它应声而落,落入倒着的伞中,无法逃逸。

至深夜,我们返回。四下里那么静,儿子趴在我的肩头睡熟了。偶尔,还有从树间坠落的雨珠,猛然砸在脸上,凉凉的令人一惊,树缝间,青色的天像翻滚的浪花,开在头顶,几声蛙鸣也会暂时打破夜的寂静,像一个又一个的顿号。

执笔行文,淡淡的乡愁袭上心头,悠悠天宇旷,浓浓故乡情。又一季蝉鸣,又一篇思乡情,故乡里那些被岁月打磨过的记忆,就这样在回忆的笔端浅吟低唱,跌宕着似水流年的思乡情怀。以家乡为笺,记忆为笔,也书清风,也书明月,只将这一份温情,记录在这个夏季,岁月温润,回忆与家乡相伴的静好时光。

极速快3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极速快3”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极速快3,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极速快3”。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极速快3)”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